花花花花花!

一个无趣的人

小姑娘(2)

  我回来啦!!万年一次的更新。我思考了一下把女主的称呼改成“你”啦,感觉这样看会有更多的代入感。希望你们看得愉快!!

对了!这篇文时间线混乱,有bug什么的都请不要在意呜呜呜






你已经尴尬的快要窒息了,第一次见到霸天虎的头头就表演了一个狗啃泥,你完全能猜到威震天现在的表情,所以你完全不敢抬起头,一道鄙夷的视线紧紧的盯着你的一举一动,空气凝固了几秒钟后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人类没有脆弱到一摔就死的程度。”


你再忍受不了这压抑的空气,强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抬起头试图直视面前的银色领袖,就在你抬头的一瞬间,一股温热的感觉从鼻腔蔓延出来。


“完蛋。”


你赶紧低下头捂住鼻子,深紫色的液体透过你的指缝流下来,跌落在战舰的地板上,面前巨大银色机体饶有兴趣的看着不及他小腿高的女性碳基,嘲笑道:“这就是那个流淌着宇宙大帝之血的人类?我还以为她会更强大一点。”话毕他蹲下身凑近仔细打量着你。威震天突然靠近的面部棱角吓的你又往后移了几步,他也不恼,倒是伸出了比你身子还大的手继续向你靠近,你吓的拼命后退,可还没退多远便一下撞上了击倒的腿甲,后脑勺一阵钝痛,甚至让你有点听不清上面传来的抱怨声。


威震天伸手抓起了这个弱不禁风的女性碳基,上下打量着你,不禁再次勾起一丝鄙夷的嘲笑。


威震天可是从来都没抓过人类…至少没抓过活着的,所以…破坏大帝没注意力道的后果可想而知。你被抓起后突然胸口被挤压的喘不上气,突然拔起的高度也令你头晕目眩,胸口突然一阵剧痛,再加上源源不断的失血,你终于不堪重负,倒在了威震天大帝手中。










 清醒过来时已经是在击倒的培养皿里了,艳红色的小跑车正坐在一旁打磨自己本就光鲜亮丽的漆,他转头见你醒了,惊喜的向你走过来:“威震天大人还以为把你捏死了呢,你看起来没什么事啊小家伙,在破坏大帝的手中活下来,这事你可以吹一年了哈哈哈。”


你的胸口已经不怎么疼了,但还是胸闷的慌,怎么都感觉不对,便开口问他:“我的肋骨怎么了?”


“嗯…你的体质很特殊,愈合的太快了,我没来得及把你的迷你小肋骨接起来它就长好了,但是它是歪的啊,所以……”


“所以…呢?”一股不详的预感从心底冒出来。


“我只好把它折断,再接上。”击倒撇撇嘴,摊开手无奈的和你说。


你咬牙切齿的看着面前这个跟没事机一样的家伙,恨不得用自己被折断的肋骨划烂他闪闪发亮的漆。


他像是看笑话一样看着你气呼呼的表情,仰起头笑了几声后抬手碰了碰你的发顶,玫红色的光镜装无辜一样的看着你:“你最好知道,我比较擅长拆东西,而不是修复他们。”




tbc.




掰掰爱你们muaaa







小姑娘(1)




目前男主没定,可能是修罗场!
人机雷慎戳o!
爱你们














 
“大人,一股强大的黑暗超能量体能量好像在那个肉虫身体里。”
 
“有办法取出来吗?”
 
“目前没有,大人。”
 
“先抓回来吧,别让汽车人先找到她。”
 
“是的,大人。”
 
鲜红色的阿斯顿马丁在高速公路上飞驰着,在太阳底下显得分外耀眼。击倒倒霉的接到了威震天的命令——找到匹配的人类。
“人类又不是不会繁殖,这么多上哪里找?”
这时他们那沉默寡言的情报官递给了他一个能量探测器。
“好吧…黑暗超能量体也可以探测到?”
“黑暗超能量体也属于能量体,声波的行为符合逻辑。”
击倒用后挡板想都知道是那独眼的科学家说的,他俩一唱一和就像对碳基的夫妻。
击倒只好接下了这个炉渣的任务。
他现在在公路上漫无目的的行驶着,对找到这个碳基一点头绪都没有。
在围绕着环形公路的第三圈结束后,能量探测器显示离他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强大的能量源,并且是在移动的。
 
“找到你了,小肉虫。”
 
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孩正躺在车上睡的正香,突然听见外面一阵骚动,她从梦中惊醒了,一睁开眼就看到出租车司机慌忙的跳下了车,等等,跳下了车?
姑娘瞬间清醒了,直起身望向窗外,赫然一张巨大的机械脸出现在她眼前。
“哈,终于找到了,该死的碳基。”
女孩在慌乱中弄掉了眼镜,她根本看不清发生了什么事,只感觉车身猛地一晃,像是被提起来似得,又狠狠地砸到了地上,当她再次往外看时,车顶早就不知了去向。她感觉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了起来,接着就是一阵翻天覆地的旋转,甚至来不及尖叫便昏了过去。
 
她重新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女孩正坐在一辆阿斯顿马丁里面,她往窗外望了眼,看到击倒那鲜红色的漆,她激动地感叹了一声。
“天哪,你可真是个美人儿。”
可当她视线转移到驾驶座时,脸上的表情从惊叹变成了惊异——那里没有人!姑娘瞧着那自己转动的方向盘,差点没叫出声。
“碳基你还算有点眼光 。”
“呃,哪位?”
击倒猛地刹住了车,导致女孩一头撞在了前座的椅背上,咬破了舌头,血腥味瞬间弥漫开来。
“你记好了肉虫,我叫击倒。”
“嗯,好吧?”
“好了肉虫,告诉我你的名字。”
“随便你怎么称呼吧,肉虫也随便。”
女孩突然没了兴致,将头靠在一旁,眼睛无神的望着窗外。这一举动触怒了击倒,他变形将昏昏欲睡的女孩甩了出去,女孩来不及反应,直接撞到旁边一人粗的树干上,瞬间血就从肩膀流了下来,她忍着痛捂住肩膀,看着前面高大的红色TF,一时做不出任何反应。
击倒刚想开口,就被女孩吸引了过去,他拉近光学镜头仔细打量着女孩的伤口,它正释放着一种深紫色的能量,裂口也在快速而诡异的愈合。
“哦我的普神哪,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未来社会主义的接班人。”
击倒也懒得和她拌嘴,便形成车打开门,示意女孩进来,女孩倒也顺从的坐了进去,此时她的伤口只剩下一道浅浅的伤痕了,只有那破损的衣服和上面深红的血液能证明她刚差点失血过多。
 
 
击倒很快便通过陆地桥回到了报应号,迎面来的便是他们那尖嗓子的副指挥。
“找一个碳基需要这么久吗?你是不是又出去飙车了?真是不懂你作为一个可以飞的霸天虎为什么非要装四个轮子,要不然肯定也不需要用这么久。”
“哦亲爱的红蜘蛛指挥官,我喜欢我引擎发动的声音。”
话毕他便直接变了形,将快与战舰亲密接触的女孩一捞,抓着她的腰将她递给了面前一面甲都写着不满的seeker。
“好了红蜘蛛指挥官,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行退下了,原谅我今天还有抛光没有做。”
红蜘蛛打量着手中苍白的碳基,女孩也瞅着他。
“身材真好。”
当然,女孩没有说出来,而是看了一眼抓着他的seeker,一声不吭。
“等等,医官,黑暗超能量体好像是由威震天大人直接接管的 ,把这个肉虫拿去见威震天大人吧。”
高挑的小飞机说完便一面甲嫌弃的把女孩塞给了红色的小跑车,击倒也不敢推辞,抓着女孩变了形向主指挥室驶去。
姑娘坐在车内,问道
“威震天是你们的头头吗?”
“如果你不叫他威震天大人的话他会把你撕成碎片的。”
“我这里有你们想要的东西,他不会这么做的。”
“这么说你知道怎么把它弄出来?”
“我怎么可能知道,我以为你们知道。”
“就知道问你没有用。”
击倒通过后视镜打量着女孩,女孩在碳基中算好看的,小巧的鼻子,美中不足的是那双眼睛,总像蒙了一层灰蒙蒙的薄雾,没有一丝生气,再忽略掉那苍白的毫无血色的唇瓣,她绝对可以迷倒一片雄性碳基。女孩的墨色的头发到发尾的时候俏皮的打了个卷,被寥草的扎了个马尾束在脑后,以及女孩穿的衣服似乎大了一个码,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露出精致的锁骨和苍白的肌肤。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好像早就知道会发生这些事,这便吊起了击倒对这个女性碳基的好奇芯。
小姑娘又睡着了,小声的打着酣,直到击倒叫了她几遍她才不耐烦的睁开眼睛,看她那不耐烦的脸就差骂一句脏话了。
忽略掉女性碳基不满的神情,半开玩笑的对睡眼朦胧的说
“来见见我们的头头吧,小肉虫。”
 
小姑娘愣住了,那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气息啊,她之前还弥漫着的嚣张气焰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满脑子只剩下恐惧的感觉。意识到击倒早已打开门,等着她出去,小姑娘小声的问
“你说,他得有多高?”
自然没有回答,小姑娘也不敢多问,小腿颤抖着跨出了车门,在完全走出来时她的小裙子被过早关闭的门死死的夹住了,她一个趔趄,一下跪在了地上。
听到身后奇怪的声响,威震天转过身,看到了疑似在亲吻战舰的女性碳基。






以前存在电脑上的文!稍微改了一下发上来了,应该不会坑,但是会更新极慢!
渴望小红心小蓝👋🏻!
最希望的还是看到你们的评论啦!❤️
 

零零散散的梗(醉酒梗和初遇梗)[漫威乙女]




第一次尝试漫威的乙女!
ooc属于我,幻视也属于我🙆🏻‍♀️


小蜘蛛
他把你紧紧的抱在怀中,俯身在你额头上落下一吻,用唇将你柔和的面部曲线勾勒出来,你此时脸红的快滴血,但他也是一样——只不过他是酒精的作用。
“Tom…放…放我下来吧,你的手肯定都累了…”
他却充耳不闻,支撑在你背上的手缓缓上移,同时向前走了几步,把你顶到了冰凉的墙壁上。他清澈的眼睛蒙上一层薄雾,深处夹杂着情欲与爱意。
“告诉你哦…我这么抱你抱一天都不会累的…想知道为什么吗?”
直觉告诉你这时回答想并不是一个好选择,可在你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时,他便仰头堵上你的唇。
你奋力反抗着,用手推着他的肩膀,但是这点力气对他来说就像小动物的轻挠一样,小的可以忽略不计。
你口中的氧气被他搜刮殆尽,在你几乎喘不上气来时,他看着你泪眼朦胧的样子,眼神似乎清明了一点,离开了你被吻的几乎快红肿的唇,把你放了下来。就在你以为要松口气时,他却低头在你耳边厮磨,呼出的热气萦绕在耳廓旁,你隐约听到他奶声奶气的说了一句
“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我可是蜘蛛侠诶…”





雷神
你真的不知道这个一千五百岁的老人家怎么会醉成这个样子,说到底他就不应该和别人拼酒。
支撑着一米九几的大个子的你愤慨的想着。
回家路上他一直看着你傻愣愣的笑着,还时不时的在你脸上留下一个充满酒气的吻,被你架在脖子上的胳膊也不安生,不是蹭你的下巴就是碰你的耳朵。你终于支持不住这个大家伙,一个趔趄就快于大地母亲亲密接触,但是却落入了一个强壮的怀中,你第一时间感觉到的不是浪漫,而是愤怒。
“你他妈装醉!你知道我他妈的在大半夜打不到车扛着你走了不知道几个街区是什么……唔…”
他根本没给你讲完的机会,他的吻强硬又霸道,就如同他本人一般。阿斯加德特有的酒味封住了你的嘴巴,你也开始昏昏沉沉的,不知道是醉于面前男人的吻还是那浓烈的酒气。
一吻毕后,他深蓝色的眸子深情的注视着你,用鼻梁讨好般的蹭了蹭你的脸颊,低沉的男声在你耳边响起
“我错了…我只是…只是想永远都这么拥抱着你。”





和男友第一印象是铁头娃怎么办?

幻视
你的包被一个男人抽走了,反应过来后你便抬腿试图追上快消失在人群的贼,一路上横冲直撞的你得罪了不少路人,就在你快追上时一个高大的人影从转角走了出来,根本来不及躲避,你一闭眼睛就撞了上去。


“哐”


“我操啊啊啊啊啊你是什么做的啊这么鬼硬???”
你痛的一下眼泪就出来了,抬手小心翼翼的碰了下额头,却碰到了一个突起的肿包。
幻视疑惑的看着面前这个泪眼朦胧的小个子女孩,皱了皱眉回答道
“地球上最坚硬的金属——振金,小姐。您现在应该尽快就医。”
“可是他拿了我的包诶!我不能去医院!”
“这不是选择题,小姐。”
他蹲下身,伸手把面前这个聒噪的像只喜鹊的女孩抱了起来,任由她在自己怀中挣扎抱怨,这些力道对你他来说就像只挣扎的兔子。


你被强迫性的送到了医院,一路上的挣扎耗尽了所有的力气,你现在就是一块任人宰割的肥肉了。幻视看着医生把你安顿好后,便使用了自己原来的样子,飘出了墙壁。
“???我操你看到了吗??他刚刚是不是穿墙了?而且还是紫色的??”
“这个医生却完全不搭理你,只是小心包扎你额头的伤口。
等到额头的痛感不那么明显之后,你的眼皮就开始打架了,过不了多久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幻视再确定你睡着后飘了进来,手上拿着你被抢走的小包,他小心的把包放在你手边,撕下一条便签纸在上面写道


您的包,小姐。
—Vision




好了我真的暂时写不出其他人的!幻视送你去的医院是Tony拥有的,所以医生们都见怪不怪啦。
勒索小红心小蓝手!如果愿意评论就更好啦!
笔芯芯!!❤️!







点文啦

300粉了…我真的爱你们。
接三篇文!范围在人机,黑篮,复联之中!
想好了就可以私信我啦!记得带上梗!笔芯芯❤️

追星日常

这里要表白一下@逐渐懒惰的黎夜 
刚开始知道大大就是看到她的超英乙女!而且还难得的带了幻视玩!于是就悄咪咪的私戳她问问接不接商文,但是她简直是天使吧,说可以写但是不用收钱呜呜呜呜,我都惊了,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可爱的人。刚开始找她还挺忐忑的,看到她的粉丝数量就觉得应该是个挺高冷的大大,但是她真的超好啊!超超超超———和蔼可亲的er!
表白完毕!!爱您!❤️

占tag致歉
三百粉的时候想搞一个点文!黑蓝乙女或者人机都可以!!

黑篮bg[含赤绿黄青]


€他是龙pa
£这个梗真的太美好。我死了吧











赤司征十郎
巨大的红龙安静的卧在悬崖上,他赤色的眼睛正望向对面草地上的身影,眼里是溢出的柔情。在你向他使劲招手时,他振翅飞到了你身边,下降时小心的收敛了力道,以免你被强大的气流影响。你在他将脖颈垂下时,你蜻蜓点水般在他的鳞甲上吻了一下,巨龙愣了一下便化为了少年,只是赤裸背有些突兀的赤色的龙鳞,他望着你深邃的粽眸,垂头深吻你的唇,夕阳将你们的影子拖长宛如这继续加深的吻一般。




绿间真太郎
你被这原谅色/bushi)的龙捉回洞穴时完全是懵逼的,被不怎么温柔的丢到岩石上后你就对这条龙有了很大的意见。之后他就在你的面前化为了人形,并且眯着眼睛打量着你:“你是不是那个被派来杀我的骑士?”
“????我看起来像男的吗?”你有些生气得走上前仰头对上他的眼睛,他眯着眼睛仔细地看了你的长相后有些无奈的。
“你短头发又不是我的错。”
“???”你杀人的心都有了,莫名其妙被当作男人抓过来,现在还要被嘲笑发型。而一旁的巨龙却在心里打着算盘。
————《媳妇到手了。》《还没有让对方觉得我很奇怪。》⬅️没救了



黄濑凉太
你一直觉得自家的黄金龙长的贼好看——但也只是龙的形态,在你离开他的第三十多天的时候,你在人群中一眼看到了他幻化为人身的样子,顿时自己身上所有的珠宝都失去了颜色,他像阳光一般耀眼,也更加触不可及,就在你准备假装不认识他转身离开时,一个温暖的胸膛贴上了你的后背,淡淡的郁金花香包裹着你,他低沉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
————《龙这辈子就认准一个配偶的,你忍心让我孤独半生吗。》



青峰大辉
把你抓回窝的龙是条黑色的大个子,他自从把你带回来就没讲过一句话,只是每次都帮你把食物什么的准备好,但是一旦你提起想回家这件事,他就装作听不懂你的话一样,转过身背对着你。有一点让你觉得很奇怪的是,他总喜欢盯着自己地上半身出神。有天早上你醒来,发现有个小麦色皮肤的男人盯着你看,他的眼睛像极了自家的大黑龙———这是你出脚前的想法。
滚烫的大手接住了你的脚,他顺着你的小腿向上,指尖滑过大腿抚上了你胸前的柔软,他凑近将脸埋了进去。
————《这里很舒服。》
(这里设定是他刚刚化人!)







我又开始更新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晨[tf乙女]



试图复健。







在闹钟持续不断的叫了半个小时后,你才慢悠悠转醒,从温暖的床上起了身,清晨的冷气瞬间钻进了被窝,你冻的缩了缩脖子。今天是你在战舰上的第二年了,和大家都混的不错,偶尔还会有几个杂兵给你带一些他们出任务找到的新奇玩意儿。你揉了揉眼睛,穿上毛绒绒的白色拖鞋准备去吃点早餐,顺便撇了眼床头的钟——甘霖娘我怎么一觉睡到了一点???
你赶快拢了拢衣服着急的跑出了房间,刚出门,还没来得及梳头的你咣的撞到了一片硬邦邦的装甲,接着就被人提着睡衣放到了肩甲上,低沉像大提琴一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不应该睡这么晚,碳基,我注意到你昨天三点多还没有充电,以你脆弱的血肉之躯,你再这样保持180个地球时,你就会猝死。”
你侧过脸对上他巨大的猩红色光镜,上面映出你睡的水肿的小脸,额头上还有一块刚刚撞到他腿甲上留下的红印子,你看不出他的情绪,只能猜测他是否生气了,心里仔细想着如何弥补,垂眸思考时,你瞧见了他颈部细密的线路,再往下就几乎能看到内部装甲,自从上次击倒给你科普了tf的结构知识,你就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窥视过自家男友性感的大胸甲了。你红着脸别开头发出了极小的声音:“震…震荡波…能放我下去吗,我还没吃早饭…”
他歪头看着你,cpu似乎在处理这条请求,半晌他却摇摇头说:“不符合逻辑。”
你疑惑的望向他,有些奇怪他今早怎么如此的——不符合逻辑,他平时从来不会允许你睡到早上八点以后,也从来不会在你的门口等你起床,更不会贴心的把你放到肩膀上,通常你都得跟在他后面一路小跑,是一个钢铁一般的直男。
你怎么都没想到,真·钢铁直男竟然会用手指轻轻的抚过你的头发,发生器里隐约有轰鸣声,似乎想说些什么,过了一会你实在忍不住便开口问他,他才把那句击倒教的话说了出来。
“没有早安吻,不符合逻辑。”
你的脸现在是真的红的快滴血,你一脸震惊的看着他,差点就喊出一句妖怪你还我大波了。他却像是没看到似的,让你站在手心里,抬起胳膊让你与他处在同一水平线,另一只手指了指他的天线,也就是你心心念念了很久的猫耳朵,开口道:“早安吻亲在这里。”
你已经激动的要哭出来了,相处了这么久连摸摸都不行的猫耳朵,如今竟然可以吧唧亲一口,你怕他反悔,猛的向前手扶着猫耳就亲了上去,之后还坏心眼的轻咬了一口,你甚至可以明显的感觉的他的机体颤抖了一瞬,他有些仓皇的把你放了下来,转身快步离开了,他的机体烫的不像样,几乎能听到自己的散热风扇快要过载的声音,他早就想让自家小女友对自己做一些亲密的事情了,但是她总是那么胆小,害羞,不坦率,每次看到自己都像地球上的小动物见到了掠食者一样,瑟瑟发抖的样子看起来可怜极了。
等他冷却下来之后,用内线呼叫了击倒:“击倒,你还需要什么仪器,以后和我做一些交易就可以了。”




击倒—深藏功与名。



诈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新鲜出炉的大波波哦!爱您们!